万圣夜,Samhain,是巫卡教等现代巫术信仰的新年,这一天,生与死的界线会变模糊,我们可以怀念逝去的亲人,甚至与它们再度联系(但最好还是不要打扰它们安眠)。由于冬天已来临(我推测这个节日原本是对应立冬节气的),所以此时也会宰杀一些牲畜,以备过冬,因此一些人认为此时男神以死亡之神的面目出现。

10月份的上半月,我在想,处于亚热带季风气候下的我,是不是天然就没法理解四季运转啊……到现在还短裤短袖吹风扇。不过逐渐逐渐,我留意到照入窗台的阳光,它覆盖到的位置逐渐偏移,反映出太阳逐渐偏南。

无论何处,双神与我同在。


日前在群里跟别人讨论塔罗牌,有一个人觉得,大部分牌代表人生课题,但是审判牌是死人复活,所以审判牌和世界牌不是人生课题,是死后的课题。

我就插嘴说,要讲死后,难道不应该从死亡牌开始算吗,死亡、节制、恶魔……到审判复活。

她很快变得非常激动,说死亡牌不代表肉体死亡,说根据塔罗九戒,塔罗绝不能占卜死亡。

于是我告诉她:塔罗九戒实际只是ATA的会员道德声明,而且只一份草稿,ATA希望会员们有自己的版本,以及塔罗九戒在14年已经变成塔罗八戒了。然后我也跟她说,我们前面讨论的内容倾向于牌意体系的理论,无论是否接受那种道德观念,并不影响我们将死亡牌比喻为死亡。无论死亡牌能否代表肉体死亡,还是代表精神转变,仍然可以做这么一个比喻、象征。

于是我们算是和平地结束了讨论,然后她说出了她为什么感到激动的原因。

谢谢分享,因为我本身学的也是能量学,对死亡有了起心动念这个想法,无论是对求问者或是占卜者都不好,占卜这个话题本身就充满着负能量。

对这句话,其实我很鄙视……但我当时没有表明自己的观点,直接说涉及三观立场的话题就不适合讨论了,确实没必要去强迫别人接受我的三观。

实际上我是什么观点呢?想了想,得分几点来说。

1、对“肉体死亡的那个短暂过程”这件事,我怎么看?

这是一个很自然的事件,生者必然会死去,如果假设死亡有确定的期限,那每时每刻我们都更接近死亡(只是不一定有那种宿命论的期限啦)。

死亡、亡者,没什么好可怕、反感、恶心的,以前选修过法医课,我知道那些血淋淋的图片确实容易引起不适情绪,但我是没什么感觉呢。不知为什么,我总觉得,面对这些图片时,尤其是那些无辜受害的人的照片,如果我转过头、惧怕它们、不愿直视,对它们是不尊重。尽管我也不知道这种感觉的理由是什么。当然我也得承认,我看过的尸体图片、福尔马林标本,和法医实际看到腐烂的尸体是两码事,每一个法医上辈子都是折翼的小沙弥。XD

从我偏爱的存在主义哲学来讲,每个人之所以活着,都是为了去死。活着的意义就是为了死去,没有什么天命、没有什么人生的目标、没有什么灵魂演化的方向。有的只是尘归尘土归土。

灵性修行,我偏爱原始佛教的一些做法,而佛陀教的其中一种就是,观想死人尸体:观察刚死不久的尸体,心心念念想着,我和它没什么区别;观察死了几天开始腐败的尸体,心心念念想着,我和它没什么区别;观察生满蛆虫的尸体,心心念念想着,我和它没什么区别;观察一滩白骨,心心念念想着,我和它没什么区别。如此,修行者就不会过度爱惜自己的皮囊。

当然佛教也不是完全只想着求死,教义上的终极目标是涅磐解脱,而如果死了就没办法继续修行涅磐解脱了,所以要保持最低程度的健康。活着,是为了证得涅磐后死去。

我这人本身比较缺乏感情,所以过往有什么亲人去世时我也无感,当事情发生时,也只能如实地看待吧。发发脾气闹闹情绪当然是允许的,只是我对于丧事没脾气没情绪啊。

2、关于“死后的经历”这件事,我怎么看?

我不是很确定轮回是否存在,就我所知,不同文化地域,可能有不同的设定。我指的不是“不同文化的人有不同的认知”,而是指“不同地区的死人,死后会经历什么,可能不同”。这个观点也不是我原创,是信仰希腊国教、研究希腊魔法的群友提出来的。

按照希腊信仰,他们死后应该会前去他们信奉的神身边,继续侍奉神。而如果没信仰的希腊人,死后会去冥界,逐渐失去自我意识。希腊传统上不相信轮回。

犹太教本身没有轮回的观念,圣经并未记述有收容灵魂的地狱存在。人死了就只是埋在地里,当最终审判来到时,人们就获得全新的肉体复活。但可能是因为柏拉图哲学的影响,新约里还是有很多地方谈到灵魂存在。所以西方人们认为,人死后会按照生前的行为,恶者下地狱,善者上天堂,直到末日审判。所以同样也没有成体系的轮回观念。

佛教受到印度文化传统的浸润,因此会讲轮回。但是,印度教认为,有一个源于大梵的灵魂,永恒不变地一世世轮回,直到它真正了解梵的智慧,才能解脱这个轮回之苦,回归大梵。而佛教却认为,轮回就好像,一根蜡烛将要熄灭,我们于是拿这蜡烛点燃另一根新的蜡烛,新的蜡烛与原先的蜡烛完全不同,它们只是薪火相传而已;轮回中并不存在一个持续不变的灵魂,只是业力和五蕴不断产生新的业力、新的五蕴。

道教我所知甚少,大概他们认为,人有三魂七魄,死后魂魄分离,魂会重新投胎,魄则遗落在凡间。并且,所谓的前世回忆,大都只是一个人因为什么原因,感染了某个死人遗留下的魄而已,不是真的那个人转世。

新纪元运动,赋予了轮回积极的含义。本来这个源于印度的概念是纯粹负面的,人们恨不得赶紧逃离轮回。但是新纪元思想普遍认为,轮回是为了学习人生经验,是为了让灵魂变得更完善,因此轮回是好事。

我个人还没能找到哪一种说法让我信服。我相信人死之后还会有灵魂之类的东西留下,但具体灵魂会怎么样,我不敢确定,我偶尔会期待双神给我启示,但没有。

3、关于“谈论死亡”这件事,我怎么看?

作为一个努力想进入心理咨询师行业的人,我可决不能抗拒谈论死亡。如果我给抑郁症的来访者做咨询,我可能每次见面都得开门见山地问:你现在有没有打算自杀。

虽然孔子说,未知生焉知死,但我理解他是因那个学生的材而施教,他希望那个学生更关注孝敬生者、世俗学问。这句话反过来不就是说,知生而后可知死么?他没有否认,死亡其实可知。

如果死亡仅仅是很自然、很普通的事情,一件毫无必要去恐惧的事情,凭什么不能讨论它?越是恐惧它,越想逃离它,越是表明自己被笼罩在它的阴影下。而死亡却是不可逃避的。表面上,所谓的负能量被压抑了,实际上它潜藏着、蚕食着、偷偷啮咬、发展壮大。

要恐惧死亡,至少,等它来了再恐惧也不迟。说起来,勇敢地谈论某些禁忌,这是小说常见桥段嘛,比如哈利波特直呼伏地魔的名字什么的。

为什么有人觉得,谈论死亡会引来负能量?我实在无法理解。

我知道很多外行错误地认为谈论自杀会促使来访者想自杀,然而临床理论给出了正好相反的回答:谈论自杀绝不会让来访者更想自杀。

我估计能猜到那个人的观点可能是来自哪里——吸引力法则,谈论什么就吸引来什么。起心动念就会招致来心念的结果,显然是一种过分夸大心灵力量的学说——我整天幻想我能靠一套预测赛事的方法,赌钱赚够神秘学课程的学费,然而我仍然需要不断练习,并交了不少学du费zi。要是起心动念就能有钱,那该多好啊。

尽管一些近代魔法师提出,只要有意识地做某种事以达成某种目的,都是魔法行为,意志就是驱动魔法的能量。但真的要实际施魔法,也还是要做一些与平时不同的事,比如用冥想等方法进入特殊的意识水平,不可能随随便便就说做了魔法呃。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