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我 & 宇宙

最近看了本书叫《机器人叛乱》,讲人的自我与两种复制子——基因、模因——的关系。

基因,众所周知的概念吧,遗传物质,它创建出生命体,奴役生命体去复制和传播自己。当生命体完成了使基因复制的使命后,是死是活,基因就不管了,靠生命体自己努力。

模因(meme)是个比较新颖的概念,别的地方也翻译成迷因,说的是那些和基因类似,会复制传播的思想、信念、观点。可以是迷信、洗脑、谣言,也可以是常识、真理。

比如『中国历史每一页都写满了「吃人」两个字』就是一个模因1

书里当然主要提及宗教信仰的模因了,倒不是批判,它主旨是讲,我们必须运用理性去反思这些模因。有的模因和基因利益一致,比如很多宗教会鼓励生育;有的模因和基因、生命体的利益都冲突,比如殉教。


书里从『双系统理论』开始讲。双系统理论是一个广受认可的学说,有挺多书讲它,比如很出名的科普书籍《思考,快与慢》2。是说人的大脑里有两类处理信息、决策的系统,一类是自发自动的,一类是需要我们花费精力去分析衡量的。

前者,依赖经验、联想去做决策,对个体的认知能力要求不高,用起来轻松愉快,类似于大众所说的『直觉』,它们可以多种任务多条线程并存,并且很容易被决策当时的语境条件影响。

后者,依赖逻辑推理、抽象分析去做决策,需要花费很多认知资源,运用这系统时大脑的耗氧量都会增加很多,一次只能一个任务按部就班。这类系统可以脱离具象、实际条件,去思考假设、未来、现实不可能的事。

灵性成长圈子里的人都觉得直觉才高大上,直觉才脱离实际,然而心理学家却反过来,这一点其实也挺有趣的。

这两个系统的关系也挺复杂的。一般来说,系统二,也就是我们的理性决策,可以推翻系统一做出的决策。但很多时候,系统二作决策时,深受系统一的影响,系统一一旦凭经验认定了是对是错,系统二就只去考虑怎样证实系统一的结论了,这就变成了所谓的认知失调3

另外,后面提到的模因,进一步指出,即便系统二的理性决策也不是必然正确,不必然符合生命体的利益。所以还需要对理性进行反思的理性——元理性。

比如,书里的例子是,假设奴隶制社会里有一个人对一群奴隶产生了恻隐之心,想解放他们自由,但是他的理性告诉他,奴隶主拥有这些财产是正当的,那他可能就因为这个理性分析,而不去遵从直觉感受。而在这个例子里,显然后者更政治正确。

这个元理性依然属于系统二的内容,系统一和系统二并不是『两个』系统,而是两大类。实际上还有反思对理性的反思、反思对理性的反思的反思,都属于系统二。怎样避免运动员当裁判的议题,让作者探讨去,这里不管。


我,非我

这书之所以叫《机器人叛乱》,就是因为它讲,我们这个『自我意识』,其实受到基因的奴役,是一台精心构建用来维护主人存活的机器人。

然而由于基因主人的决策,赶不上环境变化,所以它们放权给我们自己做决策,因此我们做得出的决策大致可以分为两种,强制被约束着、必须遵循、明确为基因利益服务,以及弱约束的、带着自由意志的、主要为我们自身(有时兼顾基因)的利益服务。

作者并非身心二元论者。他认同心理学研究的,我们的『自我意识』其实只是头脑里,一系列相互关联不关联的电化学过程,混合产生的一个『幻觉』。但是作为一个方便的概念,他还是一直用这个虚幻的小我来讨论与主人们的关系。

然而我比较关心的是这个『虚拟的自我意识』。佛学就是讲,『我』只不过是色、受、想、行、识这五蕴汇聚而成。而在这书里,『自我』是基因构建起来的电化学过程+文化模因。

但是,基因给予了我们自由意志,朦朦胧胧间,我们觉察到镜中的影像不是别人,正是自己。于是一个两个便开始思索『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要去哪里』了。

动物的很多行为,无论人们多么美化、歌颂,实际都是基因的程序化命令,动物自己不会去想,做那种事有什么意义,不会去想,有没有别的途径、别的方式去做同样的事。

母螳螂会为了后代的营养而吃掉公螳螂,这样自己的基因会更好地传播;公螳螂则想方设法不被吃掉,毕竟活着就可能有机会交配更多;这本质上只不过是母螳螂的基因与公螳螂的基因间的博弈而已,无论哪方胜利,都在增加螳螂这整个族群的基因的传播。

然而,人发明了避孕措施,这就已然是对基因、对大自然的一次叛逆了。渺小的人类说,我们要享受这一生,而不去考虑基因繁殖不繁殖。有的渺小人类则可能更想创造一些(在自己名下的)模因流传下去,而不是流传自己的基因。

与之相反的,却是宗教信仰们(包括新纪元运动)则要崇拜、臣服于大自然。一些是,因为『我』是虚无的,所以应该抛弃这愚昧的概念,直面客观真实。而既然不存在『我』,那就不存在『我反叛宇宙』了4。另一些则是,直接相信宇宙的利益与『我』的利益一致,只不过得界定说是长远利益、最高利益、全体的利益。


天命、运势、至善

作者认为,基因的利益,至少会有不小的一部分,跟生命体的利益一致,毕竟是它们构建出这个生命体,让所有拥有它副本的生命体得以繁衍它才能复制。

但模因不一样,它可以直接在不同个体间传播,人类建造起『文明』这种东西,使得模因甚至可以跨越时空地传播。

把模因这个概念放到灵性成长圈子里,我很容易想到的一些是『高我(Higher Self』、『至善(Greatest Good)』、『课题(Lessons)』,它们出现的场合通常是讲,我们此生经历的一切经验,无论我自己觉得多么痛苦、折磨,它总是有益的、是有意义的。

最典型的例子大概就是进化占星学。一方面,出生时的星相划定出一个发展蓝图,另一方面,经历这份蓝图时,要发展到什么程度,又取决于我们的自由意志。但总的来说,进化占星师就是帮助你从经验中汲取可供成长的营养。类似这样的广告词。

我不得不说,当一个人正处于低谷、磨难期时,这些观念确实能带给人莫大的精神支持,我自己就是。然而我还是时常很想问『它们究竟是不是真的?』

这个疑问有两个层面。其一,是不是真的有预设的蓝图?其次,这份蓝图,是否真的符合我的利益

我之前看的另一本书《偶然性与必然性:略论现代生物学的自然哲学》就是宣讲,并没有什么预设的蓝图,一切都只是偶然之展开被固定下来成为必然而已。逻辑挺严密,不知道怎么反驳。

但是,作为一个占卜的实践者,我确实见过(也做过)很多预测……或许可以这样考虑,我们现在的经历,是过去的种种偶然,纠缠一起、固定下来,产生了现在和未来的必然。今生的必然,只不过是前生的种种偶然被固定下来。这倒是基本跟佛教的缘起论一致;但是跟灵修里『自由意志选择了要经历的课程』有冲突。

如果这些经历,是神、高我、抑或轮回间期的我选择出来的,它是依据什么选?一般来说是预设神、高我,它们知道一切,能够评判一切。

可是,完美的神为什么要创造一个这么不完美的世界?难道要往诺斯替的思路去,『造物主是不完美的,在它之上还有更完美的至高神』。或者,循环论证,『神之所以要让世界不完美,就是为了让人们下来进步学习』。

且不说,智能设计论这样的东西,始终还是与现代进化论冲突。很多现代病、富贵病,本身就是人体那些有益于在艰苦岁月活下去的设定,无法适应现代社会。比如爱吃甜食、高糖分的食物、脂肪细胞一旦生成就很难自己消失,这都有助于祖先们储备活下去的能源,但在当今,就被生产食物的商人们利用,导致糖分过多、不健康。

如果这些经历,是神、高我、抑或轮回间期的我选择出来的,它怎么预测,经历了这经历后,无知的/失忆的我,到底能不能真的得到成长和收益?对这个问题的回答通常是『这次得不到那就下辈子再重复一次,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一直轮回』……好蠢……

相信自己有一些必须完成的天命、有预先给定的人生意义,感觉还是挺蠢……我还是信存在主义吧,我们被丢弃在这个毫无意义可言的世界,只能自己给自己找点意义玩。

有些灵性导师基本上也是这样反其道而行的,在已发生、注定要发生的事情里,努力寻找不同视角,努力挖掘意义。

尽管,这也可以说,其实就是努力去自欺欺人?


人工智能

鉴于这几天AlphaGo下棋那么热门,也顺带一提好了。

翻译这书的非言语老师也在拿这书的一些观点来讨论AlphaGo,计算机目前最擅长模拟的,是系统二的逻辑算法。但对于系统一基于语境的自发思维,目前人们还找不到方法去模拟。

这篇文章中提到的,深度神经网络在辨认图像、面孔这些事,完全比不上人类(尽管我们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能说,错在神经网络)。这种功能,是由大自然在进化过程中安装进我们的大脑的,属于系统一。对于我们,这种任务简直不能太简单,对于电脑,却很难。但,既然谷歌都一直想研究怎么让电脑能做这种事了,肯定不能说『电脑绝对永远做不到』咯。

另一些人讲到,人工智能不懂得什么是『意义』,一切在它们内部只不过是『算法』。这种观点目前来说还是正确的,不过把它和前面内容结合起来,其实挺可怕的。『意义』属于系统一,『理性』只不过是『算法』就能模拟的东西。

我不太清楚最前沿的神经学研究5,但是我目前接触到的,似乎人们也没有搞懂,这些系统具体地以什么步骤、什么过程、怎么处理出结果。由此推论,我们更不好说,『算法』就必然模拟不了『对意义的认识』咯。


  1. 并且,从我学到的“钱穆温情历史观”来看,这是一个不符合事实的模因。 
  2. 但是这书里提及的很多心理学实验,因为其他一些心理研究者没办法成功重复做出,而有争议。 
  3. 一个有名的心理学实验是,问被试『兄妹嘿咻,是符合道德的吗?为什么?』被试一般都说不咯,然后提出理由,比如『那样会生畸形儿。』然后实验者进一步问『兄妹做足了避孕措施嘿咻,是符合道德的吗?为什么?』这样子一直补充条件下去,但无论提出的理由被避免了多少,直到提不出理由都好,被试仍会坚持原本的判断。 
  4. 当然,佛学的实践,实际上还反叛了基因。 
  5. 也没必要紧跟潮流最前端,因为科学这种东西是不新不旧的最好。太新的,可能后来发现乌龙一场,重复不出来。经受过实践验证的东西,无论多老旧都仍然会正确,只是,通常老东西都是缺胳膊少腿,逐渐被新补丁填上。科学理论跟神秘学玄学理论不同,科学理论必然不可能在刚提出是就十全十美,神秘学玄学则是越第一手越好,越传后辈越渣。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