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洗牌抽牌的那些事——解读塔罗前的操作流程

首先应当明确的一点是:如何操作并没有一个公认的具体准则;如果要说有什么准则那就是每个塔罗使用者都应当去找到适合自己的方式,且这个方式要符合塔罗使用者自身的信念。

举个例子,记得某个留美咨询师(应该是清流)说过,她督导让他们讨论“来访者在咨询时哭了,你们递不递纸巾”,各种发表自己的观点,比如有人认为递纸巾暗示了“不要哭”,有人认为会打断来访者的情绪宣泄,有人认为不递纸巾是过于冷漠。

她说,这讨论最终并不是为了得到一个大家公认的职业准则,每个人最终都坚持自己原本的观点,但这让每个人都更加清楚自己为什么递/不递纸巾。

那么本文的宗旨在于,探讨每个步骤中我们可能需要关注什么,以让我们可以思考适合我们的做法是什么。我不可能做到完全全面的考察,我的思路总是带着我个人的局限,但我会在此文里尽我所能,抛砖引玉。所以也请读者看完之后进一步思考:你自己有什么想法,你应当如何遵循你自己的想法?


首先我想到的第一个问题是:问卜者与读牌人之间的空间距离。也就是是否能够认同远程占卜

但是我想先跳过它,因为这个问题细分下来可以涉及洗牌者的细节。


那么接下来的问题:在面占的情况下,问卜者坐在哪里?是面对面坐?还是并排坐?还是90度直角坐?

因为除了面对面坐以外,另外两种都无需考虑摆牌的方向,而摆牌的方向是很多初学者会纠结的事,所以我们需要考虑这个问题。

心理咨询理论里有一种说法认为90度坐有助于不让两个人总是四目相对直勾勾地盯着对面。同时,如果问卜者坐在读牌人左侧成90度,读牌人(假设右撇子)在指导如何摆放牌阵和看牌的时候都会很方便。我个人比较喜欢这样,但实际操作中问卜者却总会自觉地往对面坐……

并排坐会比较适合密友间的占卜,如果是跟相对陌生的人之间,可能感觉会不太好。

如前所说,面对面是绝大多数人都第一想法、惯性思维。不过大多数环境里也都是设计成两个人一起的话就是面对面坐,因此适用性是最广的。


接下来的是:由谁洗牌?

有些人认为应该让问卜者洗牌,这样牌才能获得问卜者的信息。

这种观点初看起来暗含了占卜必须问卜者在场,即否定了远程占卜;但也可以折中一点以允许远程占卜,这时问卜者必须自己拥有一副塔罗牌,并在读牌人指导下进行(或自己懂得如何进行)占卜流程。

不过,这个思路又可能衍生出这样的议题——远程的问卜者洗牌时,牌是否没有获得读牌人的信息?

如果回答没有,那么,当问卜者(尤其是完全没学过塔罗的那些人)自行抽牌时,读牌人还能不能使用自己独特的解牌技术?因为我个人没有独门秘籍所以没有太多这方面的实践经验,但是其他老师看起来没有遇到过这种问题。

如果实践证明了可以,即是说,当问卜者自行抽牌的时候,塔罗牌仍然获得了占卜师的信息。那么为什么反过来不能由占卜师独自抽牌,然后仍然获得问卜者的信息?

因此,我个人认为,问卜者和读牌人之间的前期交流、探讨和梳理问题的过程,就代表了信息的交换,而非由物理过程来代表,这样不管谁洗牌都不会有问题。


还有一个进一步的值得考量的——能否由软件洗牌?

现在的计算机已经可以获取真随机数字了,即是说这跟抽取实体牌的物理真随机过程并无不同,都是随机过程。不过大多数软件设计者恐怕都是使用伪随机数值表,因此很多人都怀疑,这可能产生问题。

但即便是伪随机软件,往往还可以考虑一个参数:没有人能预判我们什么时候想占卜,既不是我们也不是软件,能知道这个动心起念的时机,那么当问卜者打开软件并要求它洗牌的时候,软件选取到伪随机数值表中的哪个部分,这应当可以视为随机的。由此,即便是伪随机软件,看起来应该也可以跟物理抽牌等同。

目前我使用fool’s dog出品的正版塔罗app,一直都反馈良好,实践证明了软件抽牌的占卜完全可行。

反馈.png

额外说一点,面占时,通常塔罗作家们会说,邀请问卜者一起洗牌能让他/她感到有参与感,尤其对于初次问卜的人还可以缓解紧张感。

当然这还需要考虑你是否愿意让问卜者触碰你的牌,毕竟他/她可能刚摸过门把手啊、食物啊什么的,要求问卜者先洗手这是否环境允许和是否友好,又会是一个问题。


洗牌的方式很多,摊开来搅拌(“洗”牌式洗牌或麻将式洗牌)、抽出任意一叠再叠到顶端(过手式洗牌)、将牌分成两叠然后相对拿着并弯曲起来利用弹性使牌交错叠回一叠(拨牌式洗牌)……

第一种有人担心牌的边缘互相碰撞,第三种有人担心牌会弯折……但不管怎样牌是纸制品,是消耗品,只能尽量保护,不可能永远完好无损。标准圣甲虫社尺寸的牌,可以买圣甲虫社的塔罗牌套保护,不标准的就不用想太多了。

摊开来搅拌的方法,有人说要固定顺时针方向。固定方向似乎有助于减少牌的互相碰撞,有保护作用,但是否如此可能需要物理学家力学家来研究;要固定顺时针还是逆时针这一点,顺手比较重要,如果你搅拌得磕磕碰碰,那还是换个方向吧。

另外需要一提的是,数学家通过数学计算证明了,要使一副扑克牌变得完全随机排列,拨牌式洗牌需要至少7次,过手式洗牌需要至少10000次,而“洗”牌式洗牌则需要至少洗1分钟。塔罗牌的张数更多,需要的次数或时间也会更多/长。


通常来说应该会是谁洗牌谁收牌吧,当然也可以分开处理,分开处理又有两种。

分开两个人处理的情况下,又一次暗含了没办法远程占卜的议题。不过它同样解决了牌如何获得占卜双方信息的问题。另外它还有另一个特殊效果,就是在规定牌的方向按照收牌的人的方向看时,让问卜者洗牌,再由读牌人收牌,这会方便读牌人看牌阵。

分开处理的另一种,是等到切牌之后才转牌。这个放到切牌那里说。

如果洗牌后就转。对于长方形的塔罗牌,由于大多数人的习惯都是把牌逐渐聚成一堆,然后拿起来把斜的牌缕往两边,这时候通常是横置着收拢的吧。那么哪端是上哪端是下?

如果是直立收拢,即把斜的牌往正中间缕直,那倒简单,此时就确定正逆位就行了。但直立收拢会很别扭,不是吗?这也是为什么会有很多人纠结转牌这个步骤了。

然而其实还可以有另一种思路——不要在这时候确定正逆位。比如等转牌完,因为洗牌是要制造随机性嘛,那么转牌本身作为洗牌的最后一步,我随机转也没什么不行的吧。

坚持右端为下的人,又衍生出三派。一是说不管给谁占卜,都按照读牌人的方向,将横放的牌顺时针转动。一说是读牌人要按自己的方向看时就顺时针,面对面占卜并要按对方的方向看时就逆时针。

还有一派比较混乱的,面对面时,逆时针转向对方,但又说按读牌人的方向看。这可能是混淆了前述几种思路;也可能是设定由问卜者洗牌收牌,然后按收牌者即问卜者的方向取右端为下,此时对读牌人来说就是左端为下了,因此逆时针并按读牌人方向看牌。

为什么要取右端为下,这似乎没什么道理可讲,大概是约定俗成,又或者作为多数派的右撇子的习惯倾向?

另亦可参阅:洗牌后横放的一叠牌向左转(逆时针)还是向右转(顺时针)呢?


那么最终应该照着谁的方向为准呢?

前面提到了三种。其一,按照收牌者的方向,这大概是一种由最后操作者一锤定音的思路。

其二是按照读牌人的方向,毕竟大多数情况下读牌人才是需要仔细观看牌的人,这样对读牌人更方便,尤其那些需要从牌面图案获取即时性的一次性的直观感觉的读牌人这种做法更合适。

其三,按照问卜者的方向,这样读牌人会比较辛苦,不过只要读牌人习惯了也不会有太大问题,尤其是倾向于使用通用的方式解读的人;另外这个选择也更适合会使用心理投射技术、会让问卜者看牌并给出感想的读牌人。

如果条件允许,弄个酒馆餐桌的转盘来摆牌如何?想往哪个方向摆就往哪个方向,摆完反正可以随便转。


洗完牌就该切牌了。有些人会不切牌,这也是一种选择,随你喜欢。

切的话,由谁来切就是一个选择。如何切也是一个选择。

首先,如果这时候你还没转牌,那么你是把牌横着放,一般会自然而然地分成上下数叠吧;如果已经转了,应该就是自然而然地分成左右数叠。

如果你选择了前者,基本上接下来就只是按照特定顺序收回一叠;如果你选择了后者,有些读牌人可能直接就翻开这几叠牌,取最表面的一张(即翻开前最底下一张)进行解读了。后者这种做法可见于金色黎明的启钥占卜法,Mary K. Greer在《跟着大师学塔罗》中也给出过切三叠然后直接翻开作为身心灵牌阵的做法。

看起来,前者将切牌作为洗牌的延续,后者将切牌作为抽牌的前展。

分开的顺序,有些人会讲究一个固定的顺序。以还未转牌为例,比如先拿半叠到下方,再从下方拿出半叠到最初一叠的上方。叠回去的顺序也有人会讲究,比如中间的第一叠收在最上,底下的第二叠收在中间,最上方的第三叠收在底下。从实际操作的结果来看,似乎这整套实际上还是起到打乱牌的顺序的作用,跟洗牌没太大区别。

有些人会在切牌过程中取出一张“切牌”。不过这种做法只适用于切一次成两叠的情况,大于两叠的情况下,到底应该在哪次切牌动作时取牌,并没有相关说明。

“切牌并将牌收回一叠”这个过程进行几次,有人说三次,有人说一次。有些文献里甚至是模糊地说“洗牌并切牌三次”,说模糊是因为这似乎也可以理解为“洗牌→切牌→洗牌→切牌→洗牌→切牌”,但这样就太遭罪了吧。


怎样抽牌?

有人一叠牌从上往下抽,有人把牌展开成扇形在里面选着抽。

远程占卜的情况下,有人会让问卜者报几个数,然后读牌人按照数字,从上往下数相应的牌并抽取,如报数为1则抽取洗牌后牌堆里的第一张,报数22则取牌堆里第二十二张。

有的人的做法更简便,问卜者报1则视为抽到魔术师,这种做法最简便之处在于占卜过程甚至可以不需要有实体牌,但由于人在取数时往往有内隐的喜好倾向,把数值和牌的对应固定起来的做法显然会导致随机性不足。应该说,这是很不明智的做法。

问卜者报数的做法,是远程占卜中,让问卜者参与的一个相对不错的方法,不用说这种方法自然暗含着将主动权交予问卜者的态度。不过日前有人甚至连“报数之后,我习惯是展开牌抽的,那我应该从左数从右数”都想不通。延续个中态度,我给出的回复是我想到的最遵循其习惯的“干脆把从哪边开始也交由问卜者决定吧”。

大部分人按照自己用多少张牌就让问卜者报多少范围里的数字,比如只用22张牌的人,就只让问卜者报22以内的数字。但且不说,只用大牌是很有问题的做法。这样做会导致抽牌的人需要数很大的数字。

灵活的做法是,要求问卜者在1-10之间给出可重复的几个数字,然后比方说问卜者给出了“3,3,3”,那么占卜师就取出牌堆的第三、六、九张牌。无论用几张牌都完全可行的做法。

不报数的抽牌,也分随机和非随机两种方式(尽管由于洗牌的作用无论如何出来的牌都是随机的)。

随机的抽牌法就如报数字或凭直觉抽选。

非随机的抽牌法就是从上往下一张张拿,或隔固定间隔拿(系统抽样法)。

固定间隔的做法,有的人会更进一步发展成更有仪式性的固定序列抽牌法,例如十张牌的凯尔特十字牌阵,前六张是每七张取一张,后四张是每九张取一张,这样会刚好数完78张牌。这些之间的差异更多是是否营造一种仪式感,数牌的过程也可以作为静心的过程,并不能说完全没用。不过这种做法的缺陷是,你需要为每个你将使用的牌阵设计一套相应的特定的计数序列。

不过要注意如果你是从上往下一张张抽的话,每次把牌放回去时如果还是直接收起来一叠放回去,那么下次洗牌时一定要洗久一点洗更匀一点。

由于前述已经讨论过如何转牌的问题,一般来说,牌阵的摆放方向就只要跟每张牌的方向一致就行,更具体的就端看你希望以谁为基准去摆了。


最后,是抽完牌阵,要如何翻开每张牌的问题。

有的人会每抽一张就即时翻开再摆入牌阵,也有人摆完牌阵后一张一张慢慢翻开。这两者都比较偏重对单张牌的感觉,牌阵一点点揭露,读牌人一部分一部分地接受信息,显得比较有条理。我个人会推荐新手这样子做,整个牌阵直接看很容易不知道从哪里下手的。

有的人会摆完牌阵,把所有牌都翻开,然后再开始观看和阅读牌面。这样比较重视整个牌阵的全局特征,还有牌与牌之间的关联与互动。


最后的最后,我再补充一点吧,很多大陆港台老师会说你要遵守这个规则那个规则,不然你的操作就是错的,你的占卜就会是错的。

西方也有一些老师这样,不过塔罗教母玛丽格瑞尔说,打破规则,然后你才知道哪些规则值得你去遵守。所以,当你听到某个老师说你必须怎样时,你最好先想想,你能不能故意不这样做几次,看看是不是真的会有问题。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